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徐夜感觉到丹田气海中储存的“气”都在刚才爆发时用尽,剩下的一部分都是他平时积累的气。

  精神状态也还好。

  肆虐经脉的暗术法已经被驱离得干干净净。

  徐夜收回掌心,看向倒在地上,五官扭曲,吐着黑血的赵南沽。

  赵南沽动弹不得,十分忌惮地盯着徐夜。

  张之用和众武者恢复了些体力,纷纷走了过来,朝着徐夜躬身:“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他们遇到高人了。

  徐夜很是轻松,淡然一笑道:“前辈谈不上。”

  张之用点了下头,然后朝着傲因那边飞掠过去,伸出手掌,愤恨地道:“可不能便宜了你。”

  武者们纷纷点头。

  这是要夺气。

  人类狙杀妖魔的主要目的不就是要夺取它们身上的气吗?

  鬼车虚影一闪,一把抓住了张之用的手臂,沉声道:“你干什么?”

  张之用吓了一跳,不敢看鬼车的双眼,直觉告诉他,鬼车不是人类。

  “傲因已死,它的气不能浪费。”

  “那也轮不到你。”鬼车摆开他的手。

  张之用领会了鬼车的意思,有些尴尬地看向徐夜,这位前辈一招可以击败暗术师赵南沽,还需要这点“气”?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徐夜反而走了过来,暗道了一句,孺子可教也。

  徐夜掌心一落,生命之花的光纹图案,产生一股吸力。

  傲因的尸体之中飘出一团气,进入了生命之花的光纹里,光纹转动,气消失不见。

  徐夜看到生命之花的光纹又亮了一些。

  徐夜收回掌心。

  能感觉到丹田气海中的气流又变强了一些。

  中妖提供的“气”,比他在天元殿的小妖强得多,相当于十只小妖的量,要不是过去一个月都在夺“气”修行,这么大的量,还真一时适应不了。

  好在徐夜很快平静了下来。

  他没有当众观察太玄周天图的变化,直觉告诉他,太玄周天图随时会进入“双生”境界。

  按照藏经阁陶文庆的说法,他这个提升速度,已经很不合常理了。

  “妖丹。”鬼车俯身将妖丹挖了出来,一点也不嫌弃,将其擦干净,捧着送到了徐夜跟前。

  众武者看得羡慕不已,妖丹不提供“气”,但对修行者的奇经八脉,骨骼,丹田气海的淬炼有很大裨益,否则气再多,人的身体作为容器也无法承受。

  徐夜将其收好,打算回去再使用。

  鬼车又指着瘫倒在地赵南沽说道:“还有她。”

  人不是妖魔,不会产生妖丹,提供的“气”也远比妖魔少得多。

  张之用,和那些武者让开一条道,纷纷看向赵南沽。

  徐夜走了过去,来到赵南沽的身边,居高临下,伸出手道:“赵南沽,交出筑气丹。”

  张之用等人感到惊讶。

  这一开口就是要筑气丹。

  赵南沽脸色难看至极,能够保持呼吸已经很不容易了,连抬手的力量都没有。

  “你……你……你……是谁?何门……何派……”赵南沽艰难地问道。

  徐夜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命,在我手里。”

  赵南沽露出不服的眼神:“没……没有。”

  “既然你没有,那我就只能找赵氏要了。”徐夜说道。

  “……”

  赵南沽的身子微颤了起来,她从这名看似柔弱的白术师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杀气。

  徐夜正要下令将其带走。

  张之用抱拳迎上,说道:“高人请留步。”

  “你有事?”

  “在下百里门大弟子张之用,今日有幸得高人相救,感激不尽。”

  “说事。”徐夜不喜欢客套话,磨磨唧唧的。

  张之用说道:“我想请高人到百里门做客。”

  徐夜审视眼前之人。

  是敌是友姑且不说。

  他现在的实力,不宜到处乱跑。

  “做客就不必了……我还有事。”徐夜说道。

  “那……高人身居何处,我百里门必登门拜谢。”张之用说道。

  像这样的高手,不是某个门派的高手,就一定是中州朝廷来的大官。如果能结识,那对百里门是莫大的好处。

  鬼车语气不太友善地道:“不该问的别问,说出来,吓死你。”

  张之用:“……”

  想好的一肚子的话都被堵了回去。

  就在徐夜准备离开之时,他的掌心里传来少许的灼烧感。

  徐夜停下脚步,感到非常奇怪,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产生灼烧感了……

  就像是某种感应似的。

  徐夜转身看向北面的街道,掌心里的灼烧感竟变强了。

  “带上她,跟我走。”徐夜下令道。

  “是!”鬼车一把抓起赵南沽,又顺手阻断了她的全身经脉。

  张之用疑惑道:“高人……高人等等我!”

  众武者一同跟了过去。

  徐夜一路向北,街道上的尸体在变少。

  继续往北。

  街道的两边房屋中,渐渐有普通百姓蹒跚走出。

  “没想到还有百姓活着。”张之用一路感叹。

  鬼车神情漠然,对他人的生死没什么感觉。

  徐夜的关注点不在这些人身上,而是在寻找那个能让他掌心出现感应的目标……

  是妖魔,还是人?

  越往北,这种感应就越明显。

  两边走出的百姓,看到徐夜和夹着赵南沽的鬼车,纷纷合上手掌感谢,有的甚至激动地下跪。

  张之用等武者一路跟随,也不说话。

  走到街道尽头的时候,徐夜停了下来。

  他看到街头一个身着白色修身的袍子,发髻盘头的俊美男子……五官白皙静止,双目清澈。

  众人驻足,也被这俊美男子的模样所吸引。

  “不好意思,来晚了……十分抱歉。”俊美男子不断地朝着两边百姓致歉。

  俊美男子看到徐夜等人,疑惑道:“你们是?”

  徐夜五指微握,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俊美男子……

  他确定了,那个让周天图产生感应的人,便是眼前的俊美男子。

  张之用左看看右看看,心生惊讶,不会吧,这位高人,竟是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想到这里,张之用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理了下头发。

  只有鬼车不为所动,狠狠地夹着赵南沽。

  俊美男子有些懵,这……是什么画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