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剑宗旁门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剑宗的侦查方式
  先前北军战胜的不过是魏武卒的左军,虽然近乎将之全歼,但也还有一个完整编制的魏武卒右军留在北地。

  第一次胜利可以说是出其不意,接下来想到还要和如此可怕的敌人继续作战,北军众将士心里就都不会太好过。

  但是好在全歼武卒左军所缴获的军资足以武装一支三万人的步足……尤其这还是三万重步兵!

  而从俘虏的武卒身上扒下破损甲胄稍稍修补又可以武装一支四万人的军队……可以说这一战带来的收获也着实惊人。

  但是北军现在面对的问题是虽然装备和粮食都有了,却没有足够的兵员了!

  一时间几个高层愁眉苦脸……这一场胜仗似乎依然没有改变北军在北地的糟糕境地。

  只要魏武卒还在北地,哪怕是宋锐也有些发憷不敢随意行军。

  在这种情况下,苏礼提出了一个建议……

  “我剑宗门徒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他们行走北地搜集情报吧……行军打仗,情报同样重要。”

  众人听了都觉得有理,更重要的是这种建议只能剑宗自己人提出来。

  于是剑宗门徒在得到指令后就分散而出,或是结伴或是独行,开始搜集这北地的情报。

  而也是因为这些弟子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的,明白修士虽然清贵却于千军万马之前无用。所以一个个也都很小心……大概。

  将这种刺探军情的任务交给剑宗弟子,似乎很自然就演变成了剑宗弟子‘行侠仗义’了。

  遇到胡人劫掠,他们会义不容辞地挺身而出替民众们击杀胡人乱军。遇到歹人乘乱为恶时,他们又会忍不住拔剑而起杀他个人头滚滚……

  没办法,剑宗弟子就是这样的。

  简简单单地一激就会拔剑开干……所以剑宗门徒身上总是业力深沉散也散不掉。

  但好在这次他们是真正地在做好事,是在行侠仗义。

  所以在万民的感激之下,他们的心态也慢慢发生了变化……他们的剑,似乎应当始终朝向该死之人!

  否则良心难安。

  当然,苏礼交代的打探情报的事情也就完成得很‘顺利’了……基本上只要根据他们打架的地点标在地图上,就能够完美地展现此时胡人的状态。

  而在北军总部收到这份情报起,这个情报就已经‘过期’了……因为情报中的零散忽然一般都已经被杀干净了。

  好在他们根本就是一盘散沙!

  只是魏武卒反倒是不见踪迹,这令姬正、寮卫都是很困惑。不知道魏武卒的踪迹,他们很难制定进一步的进兵计划。

  但是就在他们不知道多少次商议这事情的时候,一直旁听打酱油的孤栀子终于忍不住提出了一个可能: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恐怕是因为魏武卒已经撤回魏国了吧!”

  咸鱼的人果然有咸鱼的想法。

  可是众人一惊,觉得这没可能啊!

  苏礼很快回过了神来,他说:“没错,魏武卒与修士之间的联系很深,他们也是知道我剑宗遭劫才敢悍然入侵北地。”

  “可是现在如果他们已经知道了那些与剑宗为敌者的下场呢?”

  先前剑宗与邪道众的那一场决战可谓是大获全胜,当然也不可能将所有敌人全歼。在苏礼的后手准备之下,依然有超过一成的人最终逃离。

  而正是这些散修或者邪道中人的逃出,也将剑宗如今的强势与恐怖带了出来……

  阳神真仙坐镇,三大洞冥真人皆至少可以一敌二不落下风!

  宗主姬正执掌剑阵所向披靡,旁门大阵变化多端妙用无穷……

  整个剑宗赫然就是一架战争机器,一尊令所有宗门光是听闻就感觉两股战战的大煞星!

  从这个角度一想,由戈武门操控的魏武卒会选择撤退就显得再正确不过了……或许在他们看来此时的北魏应当采取全面守势来应对剑宗的报复而不是还‘不知死活’地继续进兵吧。

  “这么说来,此时的北地只有胡人?”姬正听了解释,一方面是惊喜于剑宗之强大,另一方面则是想要进兵收复北地了。

  “大概率,但保险起见还是再侦查一下比较好。”苏礼觉得有些话还是先说在前边吧。

  他的话是稳妥之言,在场除了姬正以外的人都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但是姬正却是犹豫了一下之后猛下决心道:“不能等了,多等一会儿都是北地百姓的苦难。我身为北地大都督,奉命经略北地,不能对此无动于衷。”

  他的决心已经定下,哪怕寮卫和宋锐再怎么劝解都没有用处。

  剑宗之人则是对这种很‘冲动’的决定很是喜欢,感觉破对脾胃自然也不会多说。

  至于苏礼,则是在姬正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就花了一天的功夫改造了一辆马车……或者说是一辆飞车吧!

  虽然炼器的道理他不会,但是刻印符阵他熟啊。

  他只是找内门弟子中会炼器的帮他打造了一个房车一样大的铁壳子,然后兀自在其中添置各种法阵。

  虽然因为炼制方法的关系以及他提出要求的不清晰导致这铸成车壳子的玄铁对真气传导性并不是很好,但他依然刻画出了十分庞大的法阵将其内壁全部覆盖。

  虽然驾驶这样的飞车上天消耗会有些大,但是苏礼耗得起。而且这本来就是实验型,等回头他好好跟器门的师兄学习下炼器的窍门,他再用先前缴获的上佳材料认真打造一辆飞车。

  说起来,他总觉得自己好像一离开那镇封之地就又忙碌个不停……

  这通体漆黑的铁壳子在一连串的符阵加持下稳稳升空,随后一路飞行离去。

  苏礼坐在驭手位上顶着天空的劲风,觉得自己有必要再琢磨一下‘挡风玻璃’该怎么做。

  但是真的好痛快啊……总算是能够凌空御虚了啊!

  脚下大地不断后移,他总算是体验到了飞行的乐趣。

  当然他也没忘记自己的任务,于是拽着肉肠的狗头嘱咐它认真地分辨是否有魏武卒的气味……

  魏武卒那接近道兵的气味很特殊,又偏偏有肉肠最喜欢的业力的味道。所以哪怕隔了老远它都能够闻出那气味来……

  只是围绕着北军营寨飞了一大圈,肉肠毫无发现。

  随后苏礼干脆直接向东,往北地与魏国接壤的那个方位而去……

  飞了大半天,肉肠总算是再次捕捉到了魏武卒的气味。

  就像他们猜测的那样,这些魏武卒已经在回国的路上了。

  “这样就可以安心地咸鱼一段时间了。”苏礼见状眼睛都眯了起来,随后什么也没做就直接返航。

  而回到北军营地之后他也没跟任何人说此行的发现,只是心安理得地做起了自己喜欢的事情。

  他要研究炼器啦!

  五年前重钧裂地剑破碎,他没有托付任何人帮忙修理。就是因为他想要学习炼器之后亲自重炼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