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空山剑雨 > 334 以退为进
  沈牧之的无情拒绝,让许一倍感颓丧。

  或许是他终于明白了沈牧之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帮他的,这一回,他没再说些什么,沉默地接受了。

  沈牧之心头微微松了口气,朝着柳鸢拱了拱手后,便准备离开。

  临走时,想到许一先前提到了玄诚,想了想后,又回过头来,朝许一警告了一句:“你在我朋友他们坐的马车上动手脚一事,我可以不计较!不过我沈牧之在这世上,就这么一个朋友,所以,接下去他们要是因为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定不会放过你!”

  许一站在那,脸色难看,没作声。

  柳鸢看了他一眼后,朝着沈牧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沈公子放心,之前的事情,是许一一时心急做错了事,之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如此最好!”沈牧之说完,又看了许一一眼,而后转身走了。

  结果,他走了没多久,一直没说过话的许一突然深吸一口气,而后不顾柳鸢劝阻,就朝着沈牧之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沈牧之根本没想到,这许一竟然还能追上来。

  等到他发现的时候,许一已经在离着他二三十丈远的后方跟了一会儿了,他也不靠近,就是一直保持着这个距离,远远地跟着。

  沈牧之一开始还忍着,可走了大半个时辰后,那许一竟然还跟着,他就有些忍不住了。想了一下后,索性就停了下来,等着许一他们上来。

  结果,他一停,许一带着柳鸢也停了。

  沈牧之气笑了,这许一真当他是傻子了不成?

  当即就想对许一出手,可念头一转,却又被他压下了。

  那柳鸢虽说在许一口中只是个风府境,但若真只是简简单单的风府境实力,三合门那边不至于还要请一个上境高手来帮忙。而且,之前那柳鸢站在跟前时,沈牧之根本就看不透她的实力。所以,这柳鸢身上定然有些古怪。

  他此时若是动手,一个许一,加一个不知深浅的柳鸢,结果如何多少有些风险。

  犹豫了一下后,沈牧之压了心底怒火,不再管后面二人。既然这许一愿意这样跟着,那就让他跟着。他这一路过去,是要经过乌山城的,他倒是要看看这许一能有胆子跟到哪里!

  想定后,沈牧之再次上路。一路上,沈牧之就像是忘记了后面的两人一般,再未留意过,埋头只顾自己赶路。

  开始的时候,那柳鸢还陪着许一一道跟着,后面柳鸢也退回了那玉饰之中,只剩了许一一人,还是不肯放弃,就那么不远不近地跟着。

  渐渐的,太阳西斜,眼看着就要入夜,沈牧之在路过一个小村庄的时候,在村外的河边停了下来,准备休息上半个时辰,等天色彻底黑下来后,再继续赶路。

  沈牧之对大明不熟,所以这一路过来,怕走错方向,他都是跟着官道走的。虽然相比较于普通人来说,他这一路速度都已经算很快了,但半天下来,才不过走了一半的路。

  入夜后,官道上行人就少了,正好适合他赶路。

  后方跟着的许一,看到他停下后,也跟着停了下来。但没一会儿,他忽又起了身,竟是往沈牧之这边靠近了过来。

  坐在河边正闭目养神的沈牧之察觉到后,眉头皱了皱,心头忍了一下午的怒火,渐渐有些要压不住了。

  许一大概也料到沈牧之的耐心就快要极限了,所以走到一半后,又停下了,隔着不短距离,喊了一声:“能不能跟你聊几句?”

  沈牧之没搭理他,他实在想不出他们之间还能有什么好聊的!

  许一等了一会,不见回应,想了一下后,又喊了一声:“我保证,等说完想说的话后,我就离开!”

  这话让沈牧之有些意动。

  思忖了一下后,沈牧之转头看向了许一,点了点头。

  许一立马走了过来,在沈牧之对面坐下后,立马就拿出了酒,说要请沈牧之喝酒。

  沈牧之似笑非笑地看向他,讽刺道:“你的酒,我怕是不敢喝!”

  许一苦笑,自知自己理亏,拿起酒壶就往自己口中灌了几口,放下后,抹了一把嘴角,道:“这一路过来,我也想了很多。整件事,确实是我做得不对,我跟你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沈牧之冷冷看着他:“你只要接下去不要再跟着我就行了!”

  许一抬眸与他目光对视了一下,而后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你放心,这一回我定说话算话,不会再跟着你了!”

  沈牧之冷哼了一声,对他这话,有些不以为然。他倒不是不信许一这话,而是觉得,许一这会儿放弃,是因为离乌山城越来越近,他心中没底了!

  许一大概也听得出沈牧之那一声冷哼之中所含的意思,苦笑了一声后,拿起酒壶又往自己口中连灌了好几口。

  放下酒壶后,他忽地抬眸看向沈牧之,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死皮赖脸地跟着你吗?”

  “不想知道!”沈牧之说完,便闭上眼睛,不再搭理许一。

  许一面露失望地看着他,片刻后,忽然伸手摘下了自己腰间挂着的那个玉饰,拿在了手心后,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这东西叫灵璧,是多年前我外出游历时在一处古迹当中寻到的。柳鸢也不是什么鬼妖,确切的来说,她算是器灵,不过,她跟一般器灵不太一样。她本是这块灵璧的主人,死后魂魄被困在了这块灵璧之中,漫长岁月之后,渐渐跟这灵璧融合为了一体,成了这灵璧的器灵,但同时也是这块灵璧的主人。三合门的人,既是冲着柳鸢来的,也是冲着这灵璧来的。正如你所说,这一次他们连上境高手都请来了,他们对柳鸢是势在必得!”说到此处,许一顿了一顿,微微吸了口气后,才又苦笑着继续说道:“我在大明剑宗没有朋友,也没有师兄弟,师父在我很小的时候外出游历就再也没回来,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虽然,如果我死了,大明剑宗肯定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