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数风流人物 > 卷 辛字卷 第一百六十七节 危机四伏
  弓弦胡同那一处宅院要小得多,但是也要精致华美许多,看得出来人家是花了心思修建装点的,不过是人家换了大宅,所以才出让。

   这一座小院冯紫英就没出面了,只是在外边看了看,觉得合适,就让瑞祥买下了。

   把这两桩事儿办完,冯紫英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好歹也算是给王熙凤和布喜娅玛拉有了一个交待,京师城给了一处栖身之所,至于说王熙凤肚子大了起来之后如何安排,还要看王熙凤自己来决断,当然冯紫英倾向于还是去临清那边。

   临清交通方便,市面繁华,加上老宅也整修过,十分阔绰,当然也有弊端,那就是王熙凤住进去显得有些显眼,毕竟这是冯宅,大家都知道这是京师冯家的老宅,你一个大肚子女人跑来这里藏着生孩子,其身份不问可知。

   现在老宅里守屋子的人都是冯家老仆旧人,口风肯定是紧的,但是那也是对外人。

   若是对冯紫英老爹和老娘。他们肯定是不可能遮掩隐瞒的。

   何况在他们来看这是好事儿,给冯家开枝散叶,管她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庶出也好,外室的私生子也好,只要是冯紫英的种就行。

   冯家后嗣这么单薄,老一辈都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能多生几个子嗣,这等时候谁还会计较母亲是谁。

   唯一可虞的就是这一呆肯定就是一年半载的,肚子大了之后过来,估计就是四五个月的时候起码就要在这里躲起来了,然后等到生产完,起码也是要等到孩子半岁以后才能说回京不回京的事儿。

   这一年时间里,王熙凤的性子恐怕不可能一直蜷缩在临清冯宅里,对于王熙凤来说,一年时间躲在屋里,抬头低头就那几个下人,那滋味恐怕太难熬了。

   而且便是京师城里边这些人也会起疑,一走一年不见踪影,总得要有个理由吧,最好还是要出来露露面,甚至见见客人。

   可要见客也是麻烦事,生了孩子,还处于哺乳期,那模样只要是有些经历的,或者精明一些的,多少都能看出些端倪来,但不见客就更容易让人起疑。

   总而言之,日后麻烦多着呢,冯紫英也懒得多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让自己当时只图快活,人家肚子都被你搞大了,奈何?

   总不能把孩子打掉吧,那更绝无可能,所以也就只能这么走一步看一步,车到山前再来掘路。

   冯紫英看完弓弦胡同的宅院出来,与尤三姐上了马车,这才返回顺天府衙。

   在上车时,冯紫英和尤三姐都感觉到了有一束目光望了过来,下意识的回望过去,只看见行色匆匆几人,迎面而过,没有太多印象。

   尤三姐很是警惕,目光追踪着对方慢慢逝去的背影,冯紫英也下意识摇摇头,自己是不是做贼心虚,太敏感了?这看谁好像都是有些可疑。

   “相公,奴家看方才那几人都是练家子,不是都和五城兵马司与巡捕营专门约定加强这边坊市的检查了么?怎么还是有这么多江湖人大摇大摆的进来,真当京师城无人了么?要不奴家跟上去看一看?”

   尤三姐现在除了护卫冯紫英外,也经常和吴耀青那边联络着,随时掌握情报,甚至还和赵文昭也联络过,了解沽河渡口刺杀一案的进展情况,只不过龙禁尉那边没有太大的进展。

   “不用了,京师城里百万人口,藏龙卧虎,又是咱们大周的中心,多几个江湖人进来也很正常,你这一走,万一人家是调虎离山趁机行刺于我呢?”冯紫英开着玩笑,但是内心还是有些不太满意。

   要说五城兵马司和巡捕营里还是有些人才的,他和五城兵马司与巡捕营都打过交道,也通过汪文言和吴耀青对这两支力量有过了解。

   五城兵马司中主要是军队体系选拔和培养出来的高手,其中既有江湖门派加入军队中想要搏个出身的,也有原本世代都是军籍子弟,自小就习武打熬,练就一身本事的。

   五城兵马司和边军卫军乃至京营这些都还不一样,它本定位就是治安武装力量,类似于后世的武装警察,冲锋陷阵不是他们的强项,但是城中小股人马对阵搏杀却是他们的专长。

   而巡捕营则类似于巡特警,同时也还有一部分刑警的职责,抓捕追缉乃至于搏杀也是他们的强项,他们的人员来源和五城兵马司也有不同,因为巡捕营不属于军籍,所以绝大部分巡捕营人员都是来自北地的武林江湖门派帮会,当然也有部分其他地域的江湖门派帮会人员加入,毕竟能在巡捕营里立住脚,对于门派帮会自身来说也是一种地位和实力的象征。

   巡捕营地位略低于五城兵马司,处于从属地位,但是无论是五城兵马司还是巡捕营,都属于巡城察院的巡城御史们监督管辖。

   巡城察院这个机构也有些特殊,巡城御史也有点儿近似于巡盐御史。

   一般说来,巡城御史都是出自都察院,但是他们又不同于其他御史。

   其他御史都是进士出身,内阁认可,吏部任命即可,皇帝一般不会干预个案,否则容易引起士林的抨击。

   而巡城御史不一样,因为实际上掌管着整个京师城内治安,便是顺天府衙都要让一头,所以巡城察院五个巡城御史都是出自都察院,但是最终需要皇帝亲自签印认可。

   而且巡城御史和巡盐御史不同点就是流动性极大,五个巡城御史鲜有干满三年的,甚至基本上是一年一换,干上两年就算是非常难得了,这也是皇帝和都察院形成的共识,那就是避免某一个人在这个位置上干得太久,形成利益链,甚至危及到朝廷安危。

   正因为如此,巡城御史固然权力极大,但是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和副指挥使在具体事务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这也是一种大周朝常态性的制约模式,五城兵马司与巡捕营相互制约,巡城御史与五城兵马指挥使相互制约,最终都只能听皇帝的。

   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上如此,具体个案事务,别说皇帝,就算是巡城御史和兵马指挥使也未必顾得过来,一百多万人口的城市中,这还没有算每天一大早进城,日落出城,以及来往的行旅商贾,如此复杂一座大都市,却还是相对原始的管理模式,哪里管得过来?

   每天不知道发生多少奸盗抢骗拐案件,便是凶杀案,也是每天都有发生。

   五城兵马司也好,巡捕营也好,顺天府衙和大兴、宛平两县县衙也好,也都只能说是勉力维持,避免发生影响太过巨大和恶劣的恶性案件罢了,即便如此,每年这京师城里不出几桩骇人听闻震惊朝野的大案要案,那都不正常。

   尤三姐还是忍不住又看了那渐渐远去的几个身影,心有不甘地道:“相公,那几个人肯定有些问题,寻常江湖人便是进了京师城,都尽量避免三五成群扎堆,就是防止被五城兵马司和巡捕营以及顺天府衙门的人盯上,他们这几个却是如此大胆,要么就是肆无忌惮,要么就是意欲有为,反正都是有问题,……”

   冯紫英听尤三姐这么一说,心中也是一凛,猛然有些警惕,“那我们赶紧走,加快速度,拐角就下车,就留瑞祥一个人在车辕上坐着,……”

   马车骤然提速,连尤三姐和瑞祥都有些惊慌起来。

   尤三姐本来就是这么随口一说,但是却提醒了冯紫英。

   这段时间五城兵马司和巡捕营加紧了对沿着皇城这一线坊市的清查巡逻,原来巡捕营主要是夜间巡查,但是考虑到巡捕营中许多人都是来自江湖,这方面更擅长,所以也专门抽调了部分巡捕营便衣在皇城四周蹲点和盘查,只要发现可疑人员,可以先行拿下。

   正因为如此,连倪二手底下那帮光棍剌虎都收敛了许多,一般情况下都避开大街,如今这几个人却窜到了安定门大街上来了,这就有点儿不可思议了,如尤三姐所言,除了有所图谋才要冒这种风险,其他想不出有什么必要非得要在大白天里上安定门大街。

   马车一过拐角,冯紫英便和尤三姐轻盈的纵身下车,而马车却停都没有停,就直接沿着铁狮子胡同转向集贤街那边去了。

   冯紫英拉着尤三姐就在铁狮子胡同旁边的一处宅门后蹲下,仔细观察。

   不出所料,几道人影迅速从后方跟了上来,疾步追入铁狮子胡同里去了。

   冯紫英和尤三姐都交换了一下惊骇的神色,尤三姐更是脸色苍白,虽说就算遭遇对方几人,对方也未必就能得逞,但是这风险就太大了。

   尤三姐还想跟上去看一看,被冯紫英拉住了。

   人家是有备而来,自然会有后手,没准儿后边还有人殿后,这样一冒出去,不是自现原形,被对方发现自己已经觉察到了么?

   冯紫英脸色冷峻,死死盯着铁狮子胡同深处,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