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武神皇庭 > 第一千零九章 天禁之深
  “你想找死我不拦着你,可也别拉上我垫背。”布仙荷哼道。

  “放心,只要救出雷半城你就可以收手了,雷三笑的事你不必插手。”叶沧海道。

  “那可是你说的,到时,又别扒出‘一年’来逼迫我。”布仙荷道。

  “哥不是那种人。”叶沧海道。

  “但愿。”布仙荷哼哼。

  “这就是天禁?乔不金,你们没搞错吧?”初次见到天禁,斗勇一脸晕乎。那脸夸张的张着,不敢相信。

  “没错!”乔不金一脸庄重的摇了摇头。

  “这的确就是天禁,不过,不要被它的表面迷惑了,里面,深得很。”布仙荷哼道。

  “就这不起眼的一座院子,能有多深?”方残月都瞧不上眼了。

  “当然深,里面自成空间,大海在它面前也许都只能称小弟。”九头天狮这哈巴狗儿突然张嘴说道。

  “你进去过?”方残月冷笑道。

  “当年陪主子进去过。”九头天狮道。

  “你这狗儿就吹吧,你能进去,还主子,你主子谁啊?”布仙荷一脸轻蔑的看着九头天狮。

  敢情,这妹也不认出它的真身来。

  因为,九头天狮的真身被叶沧海用宝塔系统屏弊了,这天下,能看出它真身的估计只有叶沧海。

  当然,像斗勇和红衣大师他们早就知道又另当别论了。

  “小娃娃,老子进去时你祖宗都还在流鼻涕。”九头天狮哼道。

  “我抽死你这只可恶的小狗。”布仙荷大怒,就要动手。

  “好了,它讲得没错,的确如此。”叶沧海拿住了她。

  “今天你不给我讲清楚,我就不参与了。”布仙荷气坏了,转身就要走人。

  “怎么,想来就来,想去就去,谁是主子?”叶沧海哼道。

  “你就会拿这个欺负人。”布仙荷气得站住了脚步。

  “它主子是叶流花月,浩成亲王只是他主子的一个下属,而你家祖宗布擎柱是浩成亲王捡回来养大的,你说,它有没错?”叶沧海传音给她道。

  “它……它不就一条狗吗?难道是帝皇养的宠物?”布仙荷顿时愣了,当然,她也明白,叶沧海不会骗她。

  “不是宠物,只是坐骑。”叶沧海摇了摇头。

  “听说叶家的坐骑是一只九头天狮……”布仙荷脱口而出,顿时自己一愕,呆呆的看着九头天狮。

  那家伙还张嘴朝着她挤眉弄眼,好不令人生气。

  “看来,你还真是叶家传人了。”布仙荷转尔叹了口气。

  “现在知道了还不晚,所以,今后要乖点,不要老冲着主子发脾气,你要明白自己身份,你是一个侍女。”叶沧海说道。

  “呵呵,那只是老黄历了。叶家,早没了。你也别摆臭架子,没人拿你当回事。”布仙荷一脸灿烂的笑道,叶老大真想朝着她脸上来上一拳。

  不过,布仙荷脸上的笑容更灿烂。

  “呵呵,你再笑得灿烂也只不过我叶家一个奴婢而已。”叶沧海耸了耸肩膀。

  这下轮到布仙荷一愕,恶狠狠的瞪了叶老大一眼,转头生闷气去了。

  用尽一切窥探手段,叶沧海也只能看到天禁外围一些轮廓。

  好像是一个几进几出的院子,着实看不到什么秘密。

  如果不是大门的门楣上写着斗大的‘天禁’二字的话,你肯定会把它当成是一个大富人家的院子而已。

  “这天禁就是一颗太古珠。”叶沧海跟公孙飞羽说道。

  “差不多,只不过,作用不一样而已。”公孙飞羽点了点头,道,“据我家族秘录记载,天禁是一处神秘的凶险之地,有可能这院子只是一个传送阵而已。”

  “大概如此了,把凶犯都传送入真正的天禁之中。

  不过,如果说天禁是天然形成的,我认为有一半可能。

  还有一半就是,它虽说拥有天然的凶险,但是,却是经过了后天高手们的改造。

  所以,改造天禁的人还是真正的高手。

  像叶家包括现在的玄天宗只是发现了它,用它而已,算不得天禁真正的主人。

  即便是强如六巨头之一的叶家,当年估计也不是天禁的改造者。

  不然,叶家对天禁应该是了若指掌。可现实却是叶家只是把它当成关押重犯的牢狱。

  叶家对天禁到底了解多少,叶家的记录并不多。

  而叶家的九龙令对天禁有一定的小作用。

  也许,天禁被叶家发现之后也开发了一些区域,改造了一些小地方而已。

  这说明,以叶家之能都无法掌控天禁,可见天禁的可怕。”叶沧海道。

  “我用卦像推演过,卦像不明,公子,你的气运太大,我公孙飞羽还达不到推演你运抛的层次。

  这一点我是相当的高兴的,说明公子你的层次高。

  但是,对我来讲,无法推演公子的运势,却是给我带来了困惑,有的时候想帮公子而无能为力。”公孙飞羽一脸郁闷。

  “呵呵,你帮的忙够多了,我的手下气运你都能推个十之五六,这对他们来讲就是好运气。”叶沧海笑着安慰道。

  “我推演过雷半城的运势,发现也推不了。相当的奇怪,按理讲不该如此才是。”公孙飞羽道。

  “那是因为他在天禁当中。”叶沧海道。

  “这至少说明,天禁也是不可推演的。”公孙飞羽点了点头。

  夜晚悄悄来临,一切都很顺利。

  叶沧海一伙装扮之后,在叶方的接引下,顺利进入了天禁。

  因为,今晚上有二个区域叶方就是最高巡守者。因为堂主有事外出了,而叶方恰好巡守第十区。

  叶沧海发现,进入院子后才发现别有洞天。

  里面简直就是一个超级谜宫,刚拐过一个弯后就变了。

  拐角处突然的就冒出一座山来,或者某处突然的又冒出一个坑儿来。

  或者,机关重重,万箭齐发……

  常常都是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杀出凶险来,要不是有叶方引路,自己倒还行。

  不过,手下估计早给射成了塞子,就是布仙荷鼻尖都冒着粒粒沙粒大的汗珠儿。

  毕竟,叶沧海负责探路,打前哨,而布仙荷要负责他手下的安全,心时刻悬着的。

  “前面就是第十区,我就送到这里为止,在外接应你们。”叶方停了下来。

  “你去吧。”叶沧海传音回道,叶方一闪,隐于墙中而去。

  前方是一个拱形的门,石拱门。

  门上有一层灰色雾气蒙蒙,看不清里头虚实。

  天目探入,天蛛丝推进,居然钻进去了。

  亭台楼阁,九曲连环,看上去就似一个私家花园。

  叶沧海当然不敢哪般的想,不过,也没发现传送阵之类的物事。

  时间不等人,要是今晚值守的堂主回来那将麻烦,叶沧海带着人跨入了第十区。

  叶博古曾经说过,第十区,‘迷中之迷,魂中之魂。’

  “难道第十区跟魂魄有关系?”

  叶沧海寻思着,在宝塔之中兑换了一竿‘招魂幡’,魂神张开,如天网一般发散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