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一戟平三国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人贩子
  

  在府衙待了一个时辰,处理完贾诩无法决定的公务,吕布就离开了。

  看着还高高挂着这太阳,吕布有些怕回家,想着家里的三个小魔星吕布就头疼,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又爱又恨了,见不到就想,见到了就怕,打又打不得,不打又要翻天。

  “有热闹看,快过去看看!”

  吕布正在迟疑,突然看见街道是熙熙攘攘,一大堆人簇拥着往走了过来,对着二狗子说道,这有热闹怎么能不看。

  “主公,想必是要去府衙打官司。”

  二狗子看着那么多人簇拥在一起,大概知道这些人是要干什么,晋阳府衙办公都在这一片,他们刚刚从后堂出来,这些人是往正堂去的。

  “打官司,有意思,今天我就去审一审。”

  吕布更有兴趣了,直接拦在了那些人面前。

  “拜见吕将军!”

  那些人见了吕布连忙下跪拜见,吕经常在晋阳走动,城中很多人都认识。

  “起来吧,你们这么多人来是有什么事要告官?”

  吕布看着那些人的问道。

  “吕将军,这家伙竟然拐卖小孩,被我当街抓住,正准备去报官。”

  众人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家伙推了出来,那家伙重重的摔倒在地。

  “拐卖儿童?你这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啊,可知道在并州,拐卖儿童是重罪?”

  吕布用脚扒拉了一下那犯人的头。

  自从自己免除丁口税,并且按人口分配土地之后,并州新生儿数量大增,于是颁布律令的时候,拐卖儿童变成最重的那一类罪责,最严重的可以腰斩、车裂、五马分尸甚至凌迟。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小人只是一时糊涂,求将军饶命!”

  那人被捆着,没办法站起来,只能不停的在地上扭动身体求饶。

  “将军,不能饶了他啊!”

  一个抱着小女孩的妇女哭着对吕布说道,刚才地上的贼人就是想抢她女儿。

  “饶?怎么可能饶呢,拐卖儿童,最高可以判凌迟,还可以惩罚你的家人,虽然不能判他们刑,但至少几代人都得被人唾骂,而且不能为官,不能参军,不能经商,不能有田产,只能当奴仆供人驱使,你有没有孩子呀?他们一辈子都被你害了。”

  吕布又用脚扒拉了一下那家伙的头,语气冰冷的说道,

  听到吕布的话,那家伙吓得瑟瑟发抖,不停的求死,只希望不要连累家人。

  “把他带下去问清楚还有什么人参与,然后给我都抓了,我已经有了明令,还有人敢犯,看样子不杀人是不行了。”

  吕布小声的对身边的二狗子说道,对于这种人吕布是绝不会放过的,但人贩子从来就不是一个人能做的,这家伙背后肯定有团伙,必须连根拔起。

  “众位放心,这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先暂且关押,审问完之后会公开处刑。”

  吕布对着众人保证道。

  “今天的事大家做得很好,见义勇为这是值得肯定的,以后再有什么人贩之类的,都可以扭送到府衙,对于罪犯,我的宗旨是严惩不贷!”

  吕布又认可了众人今天的行为,建议勇为这种事应该鼓励。

  在众人的感谢中,吕布打着背手,迈着将军步,一晃一晃的回家去了。

  回到后堂,三匹小木马就放在院子里,三个小子果然没一会就对木马失去了兴趣,正在院子里拿着木棍祸害一个蚂蚁窝。

  “父亲!”

  三个小子见吕布回来了,扔了木棍,不管蚂蚁窝,飞奔向吕布。

  “脏死了,洗澡去,等会就要吃饭了。”

  吕布抱着三个淘气的小子就往浴室去,三个小子闹腾了一天,身上脏兮兮的。

  “不要,不要!”

  三个小子一听洗澡,挣扎着要从吕布怀里挣脱,可吕布已经抱住了,他们哪里逃得掉。

  “祖父、祖母!”

  三个小子见父亲不放,挥舞着手向吕良和黄氏求救。

  “乖乖的洗澡,干干净净才是祖母的小宝贝。”

  黄氏拿着手帕在吕龙的小脸上擦了擦,刚才掏蚂蚁窝,掏得一脸灰尘是该洗洗了。吕良长舒一口气,带这三个孩子一下午可不容易。

  “琳儿呢?”

  正在帮木桶里三个小子洗澡的吕布见只有红袖来了有些奇怪的问,这一天也没见到甄琳,不知道在忙什么。

  “琳姐姐在处理账目。”

  红袖拿着毛巾帮木桶里的三个小子洗着澡。

  “账目?对呀,又到了清账的时候了,哎!”

  吕布一听账目就知道甄琳在忙什么了,吕家现在产业很大,并州的产业可以到年底再查,交通方便,账目核对得快,但外地就不同了,比如益州那边,账目就要提前核对,不然一来一回就是两个月。

  帮儿子洗完澡,吕布就让红袖带着孩子去餐厅,自己去看看甄琳,虽然账目麻烦,但自己也得帮着看看,不能让甄琳累着了。

  “夫君。”

  书房里的甄琳见吕布来了,连忙放下账本,对吕布行礼。

  “说了多少遍了,后堂不许行礼,你又犯错了,今夜要狠狠的惩罚你。”

  吕布一脸坏笑的看着甄琳说道。

  “哼……哼!”

  一阵清嗓子的声音响起。

  “哦,洛儿也在呀!”

  吕布这才看见甄洛也在书房里,刚才夫妻间调情的话语肯定也被甄洛听到了,不过吕布可不会脸红,像是没事人一样说道。

  “哼!”

  甄洛早就习惯了吕布的厚脸皮,只是不满的哼了一声,这当着自己面秀恩爱太过分了。

  “洛儿怎么也在看账本?”

  吕布看到甄洛手上的账本,这就是商业世家的天赋?人人都能看懂那枯燥的账本?

  “都和你一样,甩手掌柜。”

  甄洛嘟囔着说道,她也不想看这枯燥的账本,满账本的钱,她能拥有的也不过是一个月一枚金币的例份,这实在是太亏了。

  “我这不是来了么?”

  吕布嘿嘿的笑了笑,让他看这账本,他宁愿去带孩子。

  “是不是有什么事呀?”

  吕布看了看甄琳的脸色,似乎是有心事,最近可都没这样的,有两个宝贝儿子,甄琳每天可都是很开心的,而现在眉头微锁,明显有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