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新笔趣儿 >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狂吴雨晴 > 第39章 吴家的手段
  战者等级分为铭纹境,化凡境,灵微境,斗战境,战王境,战皇境……

  每一个大境界,又分为九重小境界。

  灵者等级以星区分,从一星开始到二星,三星,四星,五星,六星……

  灵者的每一个境界,又分为初登,中成,大成,圆满四个小境界。

  以灵魂力量沟动天地属性元素凝聚丹火,一般来说就算是三星药师也极少能够办到。

  据说,能够做直接以灵魂力量,调动火元素属性天地能量在药鼎内凝聚出丹火的三星药师,就算不是万中无一,至少也是千中无一。

  随着药鼎中的丹火呼啸,身前一株药材也被陈狂投入到了药鼎内。

  很快,药材在丹火中直接提炼出了药液。

  这看似简单,实则极为复杂。

  炼化药材提炼出药液,火势太小无法炼化,火势太大也会伤害到药材的本质。

  有时候就算是提炼出了药液,火候有差别,也会造成药效大减。

  而且控制丹火,也需要极其深厚的灵魂力量作为消耗。

  一株株的药材被陈狂依次投入了药鼎,不断的炼化药材。

  时间徐徐过去,陈狂心无旁鹭一般,像是完全沉浸在其中,举手投足间,自有着药师巨擘的气质。

  夜幕笼罩下,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悄然出现,月色下看起来约莫都是不到三旬模样。

  “炼药,这家伙还是个药师!”

  “这是药师啊,怎么办?”

  两人遮遮掩掩,望着前方正在炼药的陈狂,目光极为震惊。

  玄澜府这样的地方,虽然也算是极为繁华了,可真正的药师还真是不多。

  何况直接凝聚丹火的药师,那更是少之又少。

  药师,那都是没人敢招惹的存在。

  “我们走吧,趁他还没发现,要不然就惨了!”

  一人有些担心,没想到陈狂还是一个药师,没有人愿意得罪一个药师。

  “怕什么,听说药师在炼药的时候万不可受到打扰,要是我们现在将这小子废了带回去,家主定然会有重赏不可!”

  另外一人咬了咬牙,想着重赏,恶向胆边生。

  “可是……”

  “可是什么,我们想要更进一步,想要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这是一次大机会,要是我们得手了,那大小姐说不定也会奖赏我们,到时候我们就能够一步登天!”

  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咬了咬牙,目露寒意,收敛气息,轻手轻脚悄然朝着陈狂靠近。

  “咻咻!”

  蓦然,两道破风声传出,虚空泛起波动,两道光芒如是箭矢般从两人后脑穿过眉心。

  两人身形径直倒栽地上,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两具尸体的身边又是一道身影出现,正是白天跟随在周炘儿身边的黄老。

  依然是兜帽罩住大半边脸,黄老微微抬眸望着正在炼药的陈狂,一双眸子在夜色中闪烁出火火焰般的光芒,随即内敛,恢复了浑浊。

  这一切,陈狂像是浑然不知,继续沉浸在炼药中。

  大约又是小半个时辰后,所有的药材已经被尽数炼化。

  药鼎内也出现了一些实质化的变化,所有的药液融合在了一起,但没有什么垂涎欲滴的药香扩散,也没有什么能量波动。

  最后凝聚成了一团像是湿泥一般的药液悬浮在药鼎之上。

  当见到这湿泥一般的药液,陈狂此刻略带苍白之色的脸庞上,却是出现了些许笑容。

  屈指轻弹,陈狂挥手一扬,掌心一股战气光芒包裹着药液收入了手中,随即将药鼎收紧了乾坤袋,开口道:“看了这么久,该出来了。”

  黄老有些意外,但似乎也并不意外,现身到了陈狂身前,倒是对陈狂手中的药液有些感兴趣,道:“你这炼制的,似乎不是丹药吧?”

  “的确不是什么丹药,只不过是有些妙用之物罢了。”

  陈狂也没有隐瞒,将药液一同收进了乾坤袋中。

  黄老兜帽下露出的目光闪烁光芒,陈狂药师的身份让他心中其实倒不是特别惊讶。

  这样一个年轻人他根本看不透,白天在吴家的表现已经证明深不可测,而且还是药师的身份,似乎也在可以接受的内。

  只是陈狂凝聚丹火的手段,却是让黄老无法不心中惊讶,这证明眼前的青年至少也是三星药师了。

  这等年纪的三星药师,怕是战神山那等战道圣地内也绝对找不出来几个。

  何况在三星药师中就能够直接凝聚丹火,这证明灵魂力量的更是到了极为惊人的地步。

  这要是传了出去,战神山那等战道圣地,就足以会立马前来抢人不可。

  忍住心中的震惊,黄老没有多问的意思,这个年轻人太深不可测,随即望着不远处两具尸体,道:“似乎你仇家并不少啊?”

  “吴家的人而已,从城内一直跟到此地,我说过,这段时间无论吴家出什么手段我都接着。”

  陈狂看都未曾看两具尸体一眼,抬头望了望天色,道:“我说子时让你来,你倒是来的够早的,比我还早到。”

  黄老目光忍不住泛起波动,陈狂的话无疑证明不仅身后跟着的两人他一清二楚。

  就连他早就在山上,陈狂也一直知道。

  陈狂望着黄老微微一笑,道:“也快到子时了,既然你来了,我们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

  黄老有些意外,或者说是明明知道陈狂再说什么,却是心中有些无法置信。

  “你身上的顽疾应该已经二十年了,最近已经越来越严重,每到子时就会痛不欲生,这二十年你被折磨的也快要油灯枯竭,嗯,应该快了。”

  而随着陈狂的话音落下,黄老兜帽下一张褶子脸庞开始抽搐,青筋虬曲像是虫子在不断蠕动般,目光也开始变得痛苦起来。

  “啊……”

  很快,黄老忍不住喉咙低声嘶吼,脖子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血色。

  黄老立刻盘膝而坐,想要运功压制住什么,却根本没有什么效果,只是越来越痛苦。

  “能够在这邪物的折磨下坚持二十年,也算是不容易了。”

  看着这一切,陈狂却是神清气闲,不慌不忙,手中一盒医针打开,说话间已经捏针而立。

  “咻咻!”

  一道道光芒掠出,一根根医针没入黄老体内穴窍。

  一开始黄老还并未曾在意,当第二根医针落下,黄爷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已经面色蓦然大变。